院校天天棋牌现金

中央美术学院建校95周年专访廖静文

时间:2015.06.17 来源:中央美术学院

  廖静文忆徐悲鸿:中央美术学院建校95周年专访廖静文:抗战胜利以后,1946年夏天,从重庆坐民生公司的轮船到南京,然后由南京到上海,再从上海坐火车到秦皇岛,由秦皇岛再坐轮船到北平。那个时候不叫北京,叫北平,因为首都在南京。本来悲鸿是南京国立中央大学的不聘教授,一级教授。所谓不聘教授,是永远不解聘的。当时悲鸿在重庆的时候,当时的教育部长朱家骅是悲鸿在德国认识的留德的同学。这个人,还是不那么绝对右倾的,所以看见抗战胜利以后,他当教育部的部长。当时迁过的学校很多,都要聘任校长。他就想到徐悲鸿到北平来,担任北平艺专校长。当时我们到了南京。南京很多人劝我们,不要到北平。说现在国共谈判破裂,北方非常不平静,最好不到北平,留在南京国立中央大学。当时悲鸿很想办一所他希望推行自己主张的学校,所以他坚持还是到北平来。从南京到上海的时候,我们去看郭沫若,郭沫若是很有名的文学家,在郭沫若家里,我们见到周恩来。周恩来就非常鼓励悲鸿到北平去。他并且说,“希望你把北平艺专办成一个很好的学校,为国家培养人才。”

 


  那是1946年抗战胜利以后第二年。我们很匆忙离开重庆,因为当时要买张船票或者买张飞机票都很困难。在重庆一样复员回家的人太多了。我们得到两张船票,是悲鸿的一个老朋友,叫李济深。有一天,我们清晨到他家里去看他。李济深说,他们前脚就要走,都回南京,还剩两张船票,问我们要不要。当时两张票是没有床位的,因为要得到船票或飞机票都很困难。所以我们晚上要了两张船票,而且赶快回到沙坪坝的对岸,重庆的沙坪坝是大学区,在江南,嘉陵江南面。我们住在江北,嘉陵江北面几乎很少人。
  我们就马上赶回去,整理东西,第二天就赶快搭轮船进城。当时悲鸿还带着好几箱他收藏的作品。我当时因为结婚以后怀了第一个孩子,就是现在的徐庆平,在人民大学教书的徐庆平。我当时正怀着他。我和悲鸿没有任何人帮助,就赶到轮船码头,但是轮船码头的那个船上的人,不让我们上船,说轮船已经超重了。你们带这么多箱子,不能上船。那悲鸿说,如果这些画不能上船,他就不走了。正打算我们不走的时候,轮船上有一个工作人员,是我们以前认识的,他听我们讲了以后,他说没有关系。他就叫人给这些箱子搬上轮船。这样,我跟悲鸿没有床位,在解放以前,悲鸿那么有名的画家,都受不到社会的尊重,我们只能睡在船板上,我们两个人都没有铺位。船板上都是很多人挤在一起,每人占一小块地方,拿被子铺了。
  这样,我们坐轮船坐了好几天,然后到了南京。到南京以后,因为悲鸿当时已经得高血压,他的身体已经不好。那我叫人从船上把箱子拿下来,将他守着箱子,我跑去雇车拉走。那个时候,南京还有马车。雇了一辆马车,把箱子搬上去,我们就坐马车进城。进城以后,也没有人接我们,没有地方住。因为悲鸿有高血压,我就让他住到医院里去,在医院住了一个月。然后,我到南京教育部找朱部长拿到悲鸿的聘书,就是聘请他当北平艺专的校长。拿到聘书以后,我就去买火车票,从南京坐火车到上海。

责任编辑:阿特去阿特首页
我来评论>>
昵称: 匿名发表
遵守国家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。 查看全部
最新评论>>